宋文斌借文交所布网 投资者被坑怕了

2018年03月22日  新浪资讯

3月16日,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宗案件,被告宋文斌穿深色的衣服,原告也穿深色衣服。在审判过程中,现场人数约30人。原告指出,被告人宋文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以高额利息为诱饵的方式,向他人非法集资,侵犯了国家正常的金融管理秩序。

多起纠纷

宋文斌被起诉,还得从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谈起。2016年7月,内蒙古文化产权交易所授权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在政策及监管许可范围内使用内蒙古文化产权交易所资质,进行文化领域内的物权交易,包括工艺品、邮币卡、版权、珠宝玉石等收藏品交易。

宋文斌在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担任总裁一职。公开资料显示,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目前已开展的以及即将主营业务包括:文化艺术品交易;收藏品交易;邮币票品交易;珠宝、红木等文化艺术品交易;工艺美术品交易;资产证券化等业务。

然而,在宋文斌所执掌的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运营后,与投资者发生多起纠纷事件。

一位手机号码归属地是内蒙古的投资者讲述了自己受害的经历,2016年12月22日,一位欧姓工作人员帮他在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开户,“让我入金十万元,我当时没那么多就入了16000元,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所有都是欧助理在操作,席位号是80290506,说是第二天帮我建仓布局,于是第二天早上就让我买了出塞图邮币卡,当时321元买的,买了再三嘱咐我不要私自操作。结果第二天价格下跌到200多元,我打电话问刘助理,说是正常波动,为了逼退散户好让我们追加仓位,还让我继续加仓我没加,紧接着价格直线下跌,刘助理qq下线,电话关机,我觉得上当了,自己卖不掉只能眼看着掉价,直降到20多元还卖不出去。”

2017年初,天津爆发了一场针对宋文斌所执掌的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的维权事件,现场群众手拉横幅,横幅上写着“长江交易所勾结满仓红”。深陷维权的是一家叫做“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不过事件的主角则是旗下的代理经纪商——北京满仓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同年3月13日,宋文斌所执掌的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在官网发布了针对满仓红的公告,声称满仓红市场营销活动中出现的投诉给交易中心造成了严重的声誉损失,按照交易中心管理规定,要求满仓红相关负责人于2017年3月16日前同广大投资人见面沟通,并给出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另外,据济南时报报道,有受害者以宋文斌所执掌的长江文化产权交易所涉嫌诈骗为由,向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刑警大队报案,并于2017年12月25日收到受案回执。

有专家表示,近年来,各类交易场所在全国各地涌现,打着文化复兴和金融创新的幌子进行违规交易。这些交易所大多存在欺诈、操纵价格、做庄交易等行为,引诱投资者高位接盘,风险隐患很大,大量投资者被洗劫一空。

正是看到邮币卡以类证券的方式交易后,所发生的问题,监管层对这一领域进行整顿。2017年1月,国家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就地方交易场所涉嫌非法证券期货活动的风险发文,将平台非法交易品种扩大至邮币、艺术品、珠宝玉石、茶叶和老酒等,要求交易场所不得开展类似证券发行上市的现货发售模式。这相当于禁止邮币卡、茶叶等以类证券的方式交易。

2017年4月28日起,内蒙古文化产权交易所终止与宋文斌所执掌的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的合作关系,并取消相关基于合作关系的授权。2017年6月19日起,宋文斌所执掌的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挂牌的藏品实施保护性停牌,停牌期间暂停各端口的转让交易功能。2017年7月1日起,宋文斌所执掌的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原交易系统停止交易服务。

麻烦不断

事实上,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只是宋文斌麻烦的冰山一角。

除了担任长江文化资产交易中心总裁一职,宋文斌还是兰亭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该公司经营范围是文化艺术品销售、展览、策划和咨询。不过,该公司因为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的,而在2017年7月12日被列入经营异常。

宋文斌另外一层身份是天德文交所总裁。有投资者在网上发出他在天德文交所的交易截图,截止2015年3月9日,天德文交所14只份额,8只严重跌破发行价,一只最低只有0.23元,投资人欲哭无泪。“以本人血的教训,告诉大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是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才叫事故。”

另据工商资料,宋文斌在湖南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担任董事。2014年10月,天德文交所与湖南文交所签署合作协议,两家文交所将在开展文化股权、物权、债权及知识产权的转让或授权交易。同时,双方将在文化创意项目投资受益权、文化产品权益的融资交易,各类文化艺术品拆分权益以及资本与文化对接的投融资综合配套服务等进行合作。

如今,宋文斌所担任董事的湖南文交所发生多起纠纷案件。原告赵伟诉被告湖南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金融衍生品种交易纠纷一案,原告在被告交易软件客户端上进行交易的起止时间为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4月24日,入金542329.93元,出金0元,实际亏损542329.93元,双方交易品种为邮币卡。经原告查询,被告未经国务院或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不具备进行期货交易的资质。

另外,还有原告张敏起诉被告湖南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要求被告解除对原告所持有的640枚来福片的锁定措施,并赔偿原告本金损失20544元及利息损失15410元,可预期利益167680元,返还申购款200000元及利息15067元。

此外,从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查询案件可知,1月8日,宋文斌被起诉,案由则是非法经营罪。如今,随着投资者陆续起诉,宋文斌将受到法律的严惩本网作者将对此事保持关注。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