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啤酒里放枸杞,猎趣上买个保温杯盛酒

2017年09月22日  新浪资讯

一个中年谢顶的摄影师,年轻时候玩过摇滚,前一段时间他去给黑豹拍照,回来甚是感慨:“不可想象啊!不可想象!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

我在啤酒里放枸杞,猎趣上买个保温杯盛酒

当年的摇滚少年端着保温杯向你走来,你不能接受了!你真正不能接受的,应该是你的“中年危机”正向你走来——

曾看过一篇署名姜文的文章,叫《狗日的中年》,其中有这么一段话:“中年是个卖笑的年龄,既要讨得老人的欢心,也要做好儿女的榜样,还要时刻关注老婆的脸色,不停迎合上司的心思。中年为了生计,脸面,房子车子票子不停周旋,后来就发现激情对中年人是一种浪费,梦想对于中年是一个牌坊,守得住忠烈,还要做得好婊子。”

虽然文章不一定是姜文所写,但却是句句写进了“中年”们的心坎:你开始思考,内心明明还燃烧着热血,为何身体却开始酸臭?“不惑之年”和“中年危机”到底哪个先来?

我在啤酒里放枸杞,猎趣上买个保温杯盛酒

中年危机是怎么被发明的?

学者栗月静在《被发明的“中年”》一文中提供了一组美国几个世纪以来的平均寿命数据。在1800年,一个常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5岁;到了1900年,人的平均寿命增加到47岁;1950年,人平均能活到68岁;现在,人平均能活到78岁。很显然,当人类的平均寿命只有40岁不到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未活到所谓的中年就已经去世,自然很难产生关于年龄段的清晰想法。

直到1950年,美国心理学家埃里克·埃里克森的《童年与社会》,他提出了心理社会发展的8个阶段论,其中明确提出了“成年期”,他认为这个时期人们不仅要生育孩子,同时要承担社会工作。中年的年龄属性和特征渐渐稳定下来。

只有孔子才会四十不惑,你的四十正是该惑的时候。

前一阵黄磊主演的电视剧《小别离》,剧中黄磊认为人生有三重离别:跟自己的青春告别,跟自己长大成人的子女告别,以及最终与这个世界告别。

人生就是在不断的别离中成长!每一个人都要经历,如何与自己的青春告别,如何与自己的子女告别,已经如何如这个世界告别。

所谓“中年危机”,应该是到了中年(40-55),人开始清醒认识到死亡的存在与不可回避性,死亡意识把一切生活与追求变得无意义,并激发了一种强烈的内在焦虑与恐慌。中年人的自我感、生命的信任、价值信念会产生一系列瓦解,为了逃离这种无意义感,人们会以完全不同的价值方式去生活。

我在啤酒里放枸杞,猎趣上买个保温杯盛酒

你看到曾经的摇滚少年端起保温杯的时候,应该继续看下去,他放下保温杯拿起吉他的镜头;当你看见窦唯谢顶、莱昂纳多发福,调侃“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最终都要一起养生”时,似乎正是为你的油腻和啤酒肚找到了充分的借口,即便真的存在“中年危机”,你不能忽略1971年的马化腾成为了创业偶像、1968年的李彦宏正在求新求变、45岁的罗永浩还定义自己的人生“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所以,并不是人到中年,就有中年危机。

此外,我特别欣赏古老笔下的中年人,李寻欢,四五十岁;傅红雪,近四十;楚留香,一路从少年写到中年……古龙的主角不对付人生。他们喝酒,以酒寻欢,以酒自戕。中年人活出了少年的天真诚挚,任性叛逆,不顾一切。永远年轻,永远眼含热泪。

如果你想在啤酒里放枸杞,那就那么做吧。如果你想一边喝可乐一边嚼着钙片,那何尝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如果你也需要一款保温杯,那么猎趣APP的这款,最适合盛酒!

最适合盛酒的保温杯

我在啤酒里放枸杞,猎趣上买个保温杯盛酒

点击购买

我在啤酒里放枸杞,猎趣上买个保温杯盛酒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