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羊娱乐柳雨佳:文化灵魂抓手music+攫取文旅融合商业生态价值

2017年09月21日  新浪资讯

“放羊娱乐要做的事就是以音乐为灵魂抓手,在文化产业的各个品类,做自己能做或者力所能及的事情。音乐是文化产业各品类的灵魂,而这个灵魂是延续一个内容品牌的关键。”放羊娱乐集团创始人柳雨佳说。无锡凉爽潮湿的水汽从窗户外透过来,她刚刚回到酒店房间补完妆,脸上的神情此时轻松又认真。

(放羊娱乐集团创始人柳雨佳)

今天(2017年8月31日)放羊娱乐集团作为协办单位参加了2017中国·江苏太湖影视文化产业投资峰会。上午9点,柳雨佳刚参加完太湖乐谷文旅基金的签约仪式,这笔基金由无锡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江苏华莱坞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蝴蝶谷资本和放羊娱乐集团共同发起,投资规模高达50亿。“其实现在资金募集基本到位了。为什么叫‘太湖文旅基金’?因为文化和旅游产业是分不开的。如果说中国影视乐园的鼻祖在哪,你们应该看这里(无锡)。”柳雨佳的手指向了窗外的太湖。

那里坐落着无锡影视基地,这是国内最早建成的影视基地,由三国城、水浒城、唐城三大影视区组成,占地面积达到1000余亩,“20年前的影视基地,现在依旧运作得很好,与其参考国外的那些乐园,不如看看国内做成的有哪些。”

下午14点半,柳雨佳以主持人身份参加了峰会“影视后产品开发及投资”的主题论坛,台上坐着来自中视传媒、合一资本、光合映画、圣世互娱等影视文化产业的精英,柳雨佳坐在舞台最左边的位置,像一个清醒的旁观者把控着论坛的节奏,这种身份也正如放羊娱乐集团在影视行业中的所处位置——身处闹市却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我们目前不会涉足影视前端”,柳雨佳说,“在前期投资的时候我们会首先考虑能与放羊娱乐现有业务进行后期结合的影视产品,我需要的是具备长尾效应的音乐产品,不走冤枉路,以音乐为灵魂切入文化产业的各个品类。”

放羊娱乐很清楚的知道文化产业背后存在的资本场,但更清楚资本场中遍地是兵不血刃的陷阱。与不顾一切的赌一把相比,放羊娱乐宁愿一路低调前行,扎扎实实的走向目的地。

“能游走于悬崖峭壁的山羊”,放羊娱乐的前行之道

2016年1月,荣程集团、潇湘资本联合投资上亿元成立放羊娱乐,柳雨佳成为了放羊娱乐的操盘者。彼时放羊娱乐首次提出了“MUSIC+”的新型商业概念——“以音乐为核心元素,+金融+互联网+潮牌+现场演出+衍生品,创新商业模式”。这是个十分年轻化的理念,一如放羊娱乐fun和young的本质,新颖有趣,音乐元素成为串联起文化产业各种品类的一条线,带着强烈的互联网思维模式。

“山羊敏捷机智,适应性强,能够游走于悬崖峭壁。放羊娱乐要做的就是山羊,不是绵羊。”这一年放羊娱乐迅速发展成为涵盖多个业务端口的文娱集团。从内容运营,视频端、移动端播放平台,线下音乐社区,到演出票务等各个领域,集团开辟了包括放羊娱乐、天天看看、明星空间、放羊工社,以及放羊支付等五大业务。

去年8月,放羊工社成功在北京鸟巢南广场举办了第一届“放羊音乐节”。在北京四环边上举办音乐节,算得上是史无前例,这场音乐节或许革新了音乐节在乐迷心里的刻板印象,它像是一场井然有序的狂欢,热闹中保持了音乐本身的品质,还有便利的交通;以及连续几个月下来的数十场品质音乐live,都让放羊音乐节品牌在北京地标处留下口碑,粉丝都说“放羊音乐节省掉了我太多的成本”,因此放羊的音乐live产品定位于“只在城市中心的音乐节”,从定位和品质上直接拉动城市中心定位意义。

“放羊音乐产品折磨了我和团队8个多月。”柳雨佳说。“从来没有哪个音乐节像我们这样,砸出一个演唱会级别的效果。放羊娱乐要的音乐节是什么样?我们要所有参加放羊音乐节的乐迷感受到的不是嘈杂、混乱,而是一个可以欣赏音乐的场景。哪怕处在户外,但所有的一切都是赏心悦目的。”这两届音乐节的舞台彩排、调试时间都多达三天,而普通音乐节大概只有一天的时间,同时柳雨佳对音乐人的表演把握到了极致,“一首歌一首歌的磨”。

“我今年8月本来决定再做一场放羊音乐节,但是后来决定不做了。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做音乐节,我去了好几场,效果很不理想。这样下去好东西都被透支了,这样好东西都被透支,观众会疲沓,品牌会被连累。做文化产品不能用绝对的互联网思维来“攻山”“圈地”从而获得所谓“大数据”,文化产品要有品牌忠诚度,更需要用户拥护度,这些不靠“量”,靠“质”。文化产品追求商业效益,但更得讲究品质,没有品质的文化产品是不可能长线生存的。”放羊娱乐的公司文化是沉稳的、低调的,也是柳雨佳的处世原则,“能短频快看到效益的,我宁愿往后退一退,不采这个风。”

今年放羊娱乐集团面对沸反盈天的文化产业,静静的后撤了一步。除了年初1月对外发布的“全场景运营”战略,放羊娱乐并无其他大动作,相比起2016年的节节猛进,今年的放羊娱乐似乎处在一个蛰伏期。

“我要做的不是音乐产业。”对于目前音乐产业逼仄激进的版权争夺战,柳雨佳能理解,但并不想加入这场战役。“版权争夺是互联网思维的一种体现,这是一个风口,不去想这东西有没有用、能怎么用,首先得抢占资源,这并没有什么错。它让公众看到了音乐人的价值,音乐人可以通过版权延续创作。但我更希望创作音乐的人、或者通过音乐做其他品类产品的人,这个时候可以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等音乐买卖的风口过去了,认真思考怎么把音乐做成一门引导的学问。”

本次峰会上太湖乐谷文旅基金的签约,似乎是放羊娱乐对外释放的信号,通过回撤一步积蓄力量来进行更有力的奔跑。“从音乐这一个品类到文化产业的各个品类,放羊娱乐都可以做,前提是你音乐的调门够不够。”之后放羊娱乐会有一个大动作,柳雨佳神秘的透露,“中国的文化产业一定有得玩,跨界组合也是个蛮好玩的事情。”

从《战狼2》到《中国有嘻哈》,有狂欢,有忧虑

“文化产业是很难出现‘独角兽’的。”采访中柳雨佳不止一次提到,“文化产业与互联网产业是不一样的,互联网产业有资本、有技术,硬件条件决定了它可以出现‘独角兽’,但文化产业靠的是人的创意、从业者的行业理解及专业素养,资源是平均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所谓的爆品出现,一旦出现必定会带来与之相匹配的产品。”柳雨佳感叹,文化产业是感性的,像是一种感性的维系。

或许也是这个原因,文化产业会出现现象级的文化产品,但现象级背后伴随着一点运气成分,天时地利人和的绝佳时机,并不是数据和资本能决定的。对于今年电影市场出现的最大奇迹《战狼2》,凭一己之力收割了55.06亿的票房,扛起了2017年国产电影市场的半边天,柳雨佳感叹,“《战狼2》是个特列,它是个奇迹。”

从柳雨佳的角度看,《战狼2》完成市场收割的方式或许是带着几分简单粗暴的。“《战狼2》作为单一的电影产品或许是一个现象级作品,但从整个电影的产业链看,还称不上现象。《战狼2》它的最大收入是单一的票房收入,它并没有渗透到电影产业链中的其他环节。”

一部电影能发掘出的产业链条是庞杂的,票房收入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好莱坞成熟的电影工业体系下,音乐、游戏、衍生周边、主题乐园等衍生产业是比票房更广阔的世界,然而目前国产电影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果音乐产业想做一个产品,必须在影视产品创作时同步展开。一次影视宣发包含既有影视产品,又有音乐产品,还有其他更多的类型产品,同时营造一个持续到两年、三年的长尾效应。”柳雨佳坦承,比起现象级作品,更想创作能够成为经典的作品。什么是经典作品?创意融合于完整的产业链而诞生的作品,这样的作品可以对内容进行标准化、工业化、流程化的制作,完成各类组合拳聚合,跨界合作臻至完美。

“影视产品总是把音乐产品放在最后一位,这太可惜了。”柳雨佳对音乐产品目前产业链中的位置感到痛惜,“其实一个现象级作品的热度能维持多久,比如《战狼2》的热度或许最多只能持续到年尾,而你下一IP作品出来可能得两三年,这段空白期你用什么维持热度,维系观众情感与IP品牌之间的价值链?——音乐。”

而对于音乐产业最近出现的现象级音乐综艺《中国有嘻哈》,柳雨佳显示出业内专业人士的冷静,“其实我不能估计这类音乐节目会对音乐品类本身起到什么作用,但它会对产品所在的平台会起到作用,它具备商业价值。我希望放羊娱乐培养出的音乐产品更具备引导作用,让公众知道更多的音乐品类。”

柳雨佳对目前中国音乐市场带着一点遗憾,“中国音乐市场的品类太少啦。”她感叹,“我母亲那一代可能是听民歌,我们小时候能听到流行歌曲就很不错了。但现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公众能接触到的信息更多了,你会慢慢发现不止有嘻哈,还有爵士,还有朋克……我认为任何音乐品类出现在中国市场上都是合理的,人们需要更精准、更具品质、更可依赖的音乐产品,前提是你有得选。”

柳雨佳对于放羊娱乐有着一个或许听起来很文艺的憧憬,“音乐可以分成娱乐产品和精神养分,其实哪一种都是很好的,我理想中的放羊产品,在具有娱乐性的商业基础上,能更好地为当下市场提供精神养分的储蓄和文化品类的引导。”

采访结束的时候,柳雨佳对自家工作人员说,“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吧?”,她指的是她面对媒体、公众进行宣传、曝光。如果有可能,柳雨佳是希望能够低调的做自己的事情,“没必要把自己推到最前边,又不是明星。”她玩笑。

这莫名让我想起海洋深潜的鲸鱼,它们掀起尾鳍腾出海面,是为了随后更好的深潜海底,一旦它们储蓄了足够的空气,就会很长时间不再露面,而是扎回海底前行。而柳雨佳的深海是放羊娱乐,她想要潜进海底,为了游得更快。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